兰亭学探要

兰亭学探要

图书基本信息
出版时间:2011-12
出版社:安徽教育出版社
作者:毛万宝
页数:319
书名:兰亭学探要
封面图片
兰亭学探要

内容概要
  兰亭学,作为一门学科,尚未全面进入高等院校与有关科研机构,自然不够理想;但作为一门学问,已基本趋于成熟,不要说进入20世纪60年弋以来,我们已有数百万字的成果积累,即便以古代为据,从唐宋至明清,也留存下数十万字的文献资料。本书所及,只是兰亭学中的部分内容,具体而言,可分“《兰亭序》研究”、“兰亭雅集研究”、“兰亭论辨研究”、“与兰亭有关学术研究”和“兰亭遗址研究”等五大版块。本书以史料为基础,发挥思辨之长,在兰亭学问题上托出了一系列新见解,从而为后人的同类研究提供了重要参考。
作者简介
  毛万宝,男,安徽六安人,1961年11月生。1984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,获文学学士学位。毕业后曾任中学教师和公务员,2005年3月应聘浙江绍兴“兰亭书法研究所”,任副所长并主持该所工作至今。1992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。致力书学研究近30载,完成著述达百篇(部)300余万言,均公开发表或出版。部分论文为国家级权威学术刊物所转载。1990年获全国书法理论奖“书谱奖”;2002年和2006年均获,中国书法兰亭奖理论奖“提名奖;2010年获全国书法理论奖”“康有为奖”。2010年起任“全国书法批评家提名展”评委。长期坚持书法美学研究,到兰亭之后,则以兰亭学研究和当代书坛批判为主攻方向。
书籍目录
序(王玉池)
论《兰亭序》真迹的流传及归宿
《兰亭序》文章与书法之鉴赏
《兰亭序》:中国书法史上的永恒经典
《兰亭序》创作真相新辨
——兼释祁小春关于《兰亭序》中的“癸丑”和“揽”字之疑
试说永和九年兰亭雅集之盛况
兰亭雅集:文本、误读与挪借
1965年以来兰亭论辨之透视
反权威·重思辨·高起点
——关于兰亭论辨现象的再认识
论郭沫若“依托”说对王羲之及《兰亭序》的具体否定
“四十之惑”当休矣
——《(兰亭序)的真伪驳议》问世前的“前内幕”辨误
也说兰亭论辨中的几个问题
论康有为的《兰亭》观
历史·文化·书法
——《红月亮:(兰亭序)解读》批判
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
——论启功在《兰亭序》研究中的矛盾表现
论沙孟海的兰亭关注
回看郭沫若的《兰亭序》辨伪
红学之外的奉献
——周汝昌《兰亭序》研究述略
帝王接受:托起《兰亭序》的文化地位
曲水流觞迹何在?
——关于兰亭遗址之谜的探寻
附录一:近百年兰亭学文献通检
附录二:毛万宝书学研究档案
后记

章节摘录
  山阴郭西有兰渚,渚有兰亭。
王羲之所谓曲水之胜境,制序于此。
(《太平寰宇记》卷九十六引顾野王《舆地志》语)  天章寺在县西南二十五里兰亭。
至道二年二月,内侍高班(与)内品裴愈奏,昨到越州,见王羲之兰亭、曲水及书堂旧基等处……兰渚在县西南二十五里……王右军墨池在县西南二十五里……右军鹅池在县西南二十五里……兰亭古池在县西南二十五里,王羲之修禊处……兰渚山在县西南二十七里。
(《嘉泰会稽志》)  兰,《越绝书》曰:勾践种兰渚山。
《旧经》曰:兰渚山,勾践种兰之地,王谢诸人修禊兰渚亭。
(《会稽续志》)  山阴天章寺,即逸少修禊之地,有鹅池、墨池,引溪流相注。
(北宋华镇《兰亭记》。
后人引用或作《华镇记》)  越州山阴有兰渚、鉴湖。
(《三朝国史》,南宋桑世昌《兰亭考》辑录)  十里含晖桥亭,天章寺路口也。
遂穿松径至寺,晋王羲之之兰亭……天章寺,盖王羲之之兰亭。
右军书堂百余步至曲水亭,云是羲之鹅池、墨池。
曲水蜿蜒,必非流觞之旧,岁久失其处耳。
(南宋吕谦《入越记》)  绍兴郡西南二十五里,兰亭在焉。
郡守吴江沈侯省方出郊,得其故址于荒墟榛莽中。
(明文徵明《重修兰亭记》)  古兰亭在崇山下,去今亭二里许。
流觞之迹,农人垦之成田。
明万历中,徐有桢明立石柱以表之,盖是亭之迁徙多矣……然则是石柱者,宋兰亭,非古兰亭也。
盖自天水诸君嗜翰墨,始有天章寺以护此亭。
(清全祖望《宋兰亭石柱铭》)  或云兰亭非右军始,旧有兰亭即亭堠之亭,如邮铺相似,因右军禊会,遂名于天下。
(清于敏中语,《浙程备览》辑录)  辛未之春,高增奉郡伯檄,委绘越州各图景,并查名山胜迹,爰携陆子辛崖,出常禧门登舟……不觉身至兰亭矣。
(清吴高增《兰亭志》)  虽然我们根据前人研究成果,确认“现在的兰亭”就是当年王羲之雅集活动的“大致遗址”,但我们还必须澄清如下几个相关问题,否则,兰亭遗址之谜仍然说不上已经得到彻底破解。
  其一,关于《兰亭序》“会稽山阴”的所指问题。
  王羲之《兰亭序》开篇即写道:“永和九年,岁在癸丑,暮春之初,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,修禊事也。
”对其中“会稽山阴”的具体所指,陈桥驿认为--“这话可作两种解释,一种是兰亭在会稽郡、山阴县,另一种是兰亭在会稽山北。
对于兰亭的地理位置,这两种解释都是对的,但都不够明确。
”然而,我们觉得还是取前一种解释准确些,因为永和九年,王羲之正在会稽内史任上,三月三日那天,为修楔一事,他由“郡”到“县”再到“兰亭”,行政区划空间由大而小,“行程”历历在目,目的地亦交待得一清二楚,这种记叙可谓最自然不过。
若采用第二种解释,则未免“太泛化了”,读者读后对具体空间方位还是模模糊糊,毕竟会稽山作为一座山脉,绵延数十里,其北面又是何其大的空间啊!何况,从实际情形来观察,兰亭又并非位于会稽山脉的北部,而地地道道位于会稽山脉的西部(二十多里处)哩!  其二,关于“兰渚山”的位置问题。
  如上所引,《嘉泰会稽志》认为“兰渚山在县西南二十七里”,与所记“兰亭古池在县西南二十五里,王右军修禊处”同时,于是,盛鸿郎便推算“现在的兰渚山”非真正的兰渚山,真正的兰渚山位于其南部的“新桥头村南”,呈东西走向,北面为阴,适合兰花之生长,而与《越绝书》所载越王种兰于此山相一致,当年王羲之就是在它的山麓下举办修禊活动的。
事实上,这种推算仅为出于“迁就”自己“假想”的一相情愿,是对约定俗成或文献记载中的兰渚山之无理否定。
  ……
图书标签Tags
书画,working


下载链接

兰亭学探要下载

评论与打分
  •     对兰亭序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
  •     毛万宝执着与书论,尤其近年对兰亭研究,时有新见。
  •     怎么说呢,再挣论好像也争论不出什么结果来,不管兰亭序真假与否,总之,是一副优秀的范本